据公孙雪介绍

2020-01-31 02:14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有媒体报道,昨天下午,念斌申请国家赔偿有了新进展,福州中院就念斌案国家赔偿举行听证。但是,念斌律师公孙雪今天向中国之声表示,昨天福州中院就此只是听取了律师意见,未就如何赔偿表态。

公孙雪律师介绍,昨天的见面中,福州中院三名法官只提出,念斌计算的被限制自由天数有误,应将释放当日算在其中。

念建兰:我叫他去治疗,他现在很沮丧,本来是精神方面。另外觉得亏欠家人很多。本来是个男人,却无法帮助家里。我一直劝他不要有这么想法,不敢打击他。他走路(不太利索),脊柱钙化,长达六年,带着铁链。

因为下肢、腰长期得不到锻炼,不能久坐或久站以及心理创伤,念斌被诊断为创伤性应激障碍、抑郁症。因为身体原因,念斌昨天也没有出现在双方协商的现场。念斌姐姐念建兰说,念斌目前在家休养,身体状况不佳。

另外,念斌和代理律师去年年底还赴福建省人民检察院,对当时的侦查和鉴定人员提起控告。据公孙雪介绍,福建省检察院已经将案件移交到福州市检察院。

公孙雪:因为在这个案子里,念斌受到折磨和摧残,很多案子无法直接对比和套用。因为念斌经历了四次死刑判决。还有一次进入了死刑复核阶段。四次死刑不能捏成一次来考虑,也不能简单相加。一次,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人的神经已经绷到了最紧张的时候。他记得非常清楚,2010年的4月份,当时是福建省高院做了维持中院死刑的判决,将这个案子送到高院进行复核。这之后整整一年时间,一直到2011年4月7号,他才知道死刑复核的结果,整整一年,他每天清晨三点会醒。因为他们这个看守所里,基本上死刑犯都是清晨被执行。

公孙雪:我们在申请书里,念斌算的时间,是2935天,他们认为少算了一天,把释放那一天算上。这2935天,是念斌掐着时间,一天天算出来的,但他认为释放那天,他已经获得自由了,不用算了。但按照法律规定,那一天也要算在其中。福州中院仅仅就这一点,他们提出来,要多加一天。

念斌代理律师公孙雪表示,按照程序,福州中院接受申请后,将做出赔偿或不赔偿、赔偿多少的决定。如念斌不服,将向福建省高院赔偿委员会提出申请,继而召开听证会。

念斌所申请的赔偿总计1500多万元,其中精神赔偿更是达到了1000万,这也成为了外界争议的重点,对此,公孙雪律师也进行了解释。

洪道德: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到过这样一个已经发生的实际案例,就是精神抚慰金的数额大于其他赔偿的数额。可能他这个案子将来会在这方面有所突破,但突破的幅度能有多大呢?能不能够翻一番的往上涨精神抚慰金呢?这个恐怕也有一个慢慢发展的过程。一下子就突破那么多,也不是我们现在能够接受的这个赔偿的发展趋势。虽然法律没有规定具体的标准,并不等于现实当中可以无限制的或者说可以比实际损失多好多倍的要求赔偿。

1000万的精神赔偿会得到法院的支持吗?对此,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洪道德表示,从目前的国家赔偿法来看,念斌最终获得赔偿的数目不可能大于其他赔偿的总额。

去年12月25号,念斌向福州中院提交申请,要求国家赔偿人民币1500多万。其中包括,侵犯人身自由赔偿金、医疗费、精神损失费及其他物质损失等。同时,还要求福州中院在多家指定媒体公开向其赔礼道歉、消除影响。

公孙雪:不能叫听证,实际上,昨天,我们作为申请人,作为权利人这方。福州中院叫我们过去,他们是作为赔偿义务人,被申请人。我们两方见面,没有第三方,不能叫听证。这个见面,按照国家赔偿法的规定,叫听取意见,进行协商,但昨天就是他们听,我们说,他们没有做表态回应。